汪靜波:環境一旦發生改變,經驗就是絆腳石

導讀:在2017年諾亞財富鉆石年會上,諾亞控股創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靜波感言到:從一開始,我們就希望自己對財富管理這個行業有所改變,我們雖然有經驗,但環境一旦發生改變,經驗...

在2017年諾亞財富鉆石年會上,諾亞控股創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靜波感言到:“從一開始,我們就希望自己對財富管理這個行業有所改變,我們雖然有經驗,但環境一旦發生改變,經驗就是絆腳石。”

今年是諾亞財富上市第7年,1個企業,團結了1群人,為了1個夢想,從0開始。汪靜波說,“7年來我們學習到一種精神:重要的不是我們來自哪里,或是我們的實力有多強,重要的是我們要全力以赴。”

在中國第三方財富管理的“荒原”之上,諾亞財富破乘風破浪,在8 000多家大大小小的財富管理機構中脫穎而出,不僅以專業主義和優質的產品服務,為客戶、員工和股東創造更多價值,致力打造從教育、保險、互聯網理財到心靈公益的全方位生態圈,給行業帶來的財富示范效應,更為中國的經濟和金融體系新格局構建添磚加瓦。

對于諾亞財富和中國金融理財行業,這是最壞的時代,也是最好的時代。

諾亞控股創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靜波

活在當下,投資未來

巴菲特有一句名言:搞清楚他們要去的地方而不是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。

這也是諾亞財富一直堅信的投資理念,把眼光放長遠一點,去看見看不見的,投資那些已經發生的未來。

諾亞財富自紐交所上市以來,從2010年的2.5億收入增長到25.1億,翻了十倍。注冊客戶也從16300增長到164700,增長了10倍。

諾亞控股執行總裁林國灃介紹到,諾亞財富之所以能爆發式增長,進而成為行業弄潮兒,源于諾亞的前瞻性眼光和提前戰略布局。

諾亞控股執行總裁林國灃

比如2010年初,諾亞成立資產管理模式的子公司——歌斐資產。通過歌斐資產的平臺,諾亞財富打造出自營的資產端產品,包括私募股權投資、房地產投資、公開二級市場投資、家族財富信托和另類信貸等。歌斐發展7年,在業界樹立良好口碑,已經擁有85個子基金投資,項目超過3000個,成為GP的首先LP。

想做好投資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歌斐一直在摸索思考邊界和能力圈。圍繞早期基金的市場影響力和數據庫優勢,歌斐現在在前沿科技、金融、文化消費、醫療健康、房地產都建立了自己的優勢和資源,比如投資滴滴出行、今日頭條、拍拍貸、喜馬拉雅和鏈家等一些明星公司,歌斐已經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母基金。

世界結構的改變,布局也變得不一樣。2016年,中國高凈值客戶海外資產配置需求爆發,諾亞早已以中國香港為跳板,布局陸續開辟了美國、歐洲、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市場,在2016年到2017年兩年,海外配置的規模迅速突破180億人民幣。

在中國經濟新的黃金10年,中國資本市場越來越開放,高凈值人群投資也開始成熟。但現實的窘況是,中國財富管理滲透率僅為15%,而美國財富管理滲透率為55%,存在嚴重的投資壁壘。

諾亞財富聯合創始人、歌斐資產創始合伙人兼CEO殷哲

“破壁者”諾亞財富用實力說話。相比同行,諾亞財富的班底大多數高管來自平安、麥肯錫、高盛和美林等機構,全是行業精英;更有不一樣的生態圈,諾亞財富設立以諾教育,提供投資者教育和醫療保險,開創家族辦公室業務,諾亞已經從產品驅動轉向綜合服務驅動,走向更寬的賽道。

在合適的時間,做合適的事。汪靜波曾在哈佛看到過一個視頻,讓她很是震驚:在美國修一個橋,10年都不一定建得好,但在中國,北京的三元橋48小時就做到了。這就是我們現在所面對的中國和中國速度。

在快速致富的時代,諾亞見證了太多的行業的興衰變遷,在不斷激勵自己主動迭代升級之時,更是篤定為顧客做長遠價值投資、做百年企業的不變初心,就像汪靜波一再強調,“我們關注的目光,只能聚焦在長遠的價值。”

我們生活在低回報、高風險的世界中

從阿爾法狗打敗李世石的那刻起,很多人就意識到人工智能不僅會改變人類下圍棋的方式,也終將改變我們所從事的行業。

這一點,同樣是汪靜波所焦慮的,財富理財作為一個利用數據和經驗的行業,最有可能被人工智能通過大數據分析,做到精準營銷和精準的風控,從而顛覆舊的業態。“打敗諾亞的也許不是同行,而是一家大數據科技公司。”

當經驗不變而事物改變時,經驗就成為絆腳石。作為典型的要被人工智能和互聯網顛覆的企業,在各種P2P、網上銀行、第三方支付和虛擬貨幣等互聯網金融鋪天蓋地圍剿下,諾亞又經歷了一次向互聯網金融的大轉型。

諾亞不僅有財富管理的線下業務,還推出財富派、微諾亞、方舟財富等線上金融產品。但這些還不夠,汪靜波說,“持續成長來自核心團隊的認知提升,看不見、頑固拒絕都不可怕,可怕的是,我們不知道‘我們不知道’。”比如落腳到具體業務上,全球化、多元產品線、渠道能力、投資績效、客戶需求和科技能力,這一切都是需要諾亞財富去思考的。

橡樹資本董事長霍華德?馬克斯

在諾亞財富上市7周年大會上,巴菲特最推崇的投資人、橡樹資本董事長——霍華德?馬克斯,為在場的中國高凈值人群分享他40年的投資管理經驗,“如果我們避免損失,獲利就不請自來。”

霍華德?馬克斯有著名的三大投資預言,是防御型投資的金科玉律:智者始而愚者終;永遠不要忘記一個六尺高的人可能會淹死在平均五尺深的小河里;過于超前與犯錯沒有區別。

當今的財富管理環境充滿不確定性,預期回報接近有史以來的最低水平,整體資產價格高昂,冒險行為司空見慣。我們生活在一個低回報、高風險的世界中。作為投資領域的里程碑式的作品,《贏得輸家的游戲》就警醒過世人,正是因為難以保證每次投資決策都正確,防御型投資策略才顯得如此重要。

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,金融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,市場不規范、產業缺乏監管、壞賬率攀升、理財機構屢屢跑路、兌付危機。風險,意味著可能發生的事件多于確定發生的事件,就像諾亞財富聯合創始人、歌斐資產創始合伙人兼CEO殷哲說的那樣:“現在市場越來越成熟,過去投資者投資時第一問收益,現在,第一問風險,大家希望更穩健的投資,不是只追求高回報。”

人生有度,財富有度

老戲骨戈登在電影《華爾街:金錢永不眠》里說,熊市不可怕,牛市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貪婪。

誠然,關于財富,最大的敵人就是人性的貪婪。股票,金融證券、地產價格飛漲,投機交易如同郁金香泡沫一樣。

相對于股市和房地產,數字貨幣經濟由于交易成本很低,更容易讓人上癮。一場貪婪、虛擬、博傻交織的游戲,讓大多數人都沉迷于這個“通向財富自由之路”的美夢。

霍華德?馬克斯同樣針對比特幣現象,談了自己的觀點。“數字貨幣狂熱只是一時風尚,這些貨幣本身沒有任何價值,人們愿意付多少它就值多少,很明顯數字貨幣的價格被投機性買入推高。”

數字貨幣之所以如此瘋狂,關于它的危機言論也不絕于耳,霍華德?馬克斯總結了兩點原因:第一,金融危機之后人們日益關注金融安全問題;第二,千禧一代樂于接受一切虛擬的事物。

對于比特幣的炒幣者,要么極窮或者極富。極窮者希望通過炒幣發財,極富者則是對行情上癮,長線投資,但往往由于貪心直到全部虧損后出局。

與其他投資的最大區別在于,比特幣能將個人的賭性發揮到極致,只要你想得到的都有:高杠桿,7×24小時交易,你要是愿意,可以每天不睡覺交易。

最大的投資錯誤來自人性,健康、持續、有溫度的獲得財富,這是諾亞財富一直追求的投資價值觀。

對于財富對人性的影響,以諾教育董事長譚文清說到,“許多人具有分析數據所需的才智,但是很少人能夠更加深刻地看待事物并承受巨大的心理影響。最大的投資錯誤不是來自信息因素或分析因素,而是來自心理因素,這些因素往往會導致錯誤決策。”

以諾教育董事長譚文清

他給出兩個投資法則:1、多數事物都是有周期性的,你不能預測,但你可以準備。2、當別人忘記第一個法則時,某些最大的盈虧機會就會到來。

人生有度,財富有度,諾亞財富的“溫度”更體現于諾亞的企業文化,比如,主動從客戶需求出發,做資產配置和定期檢視,不以業績為導向;理解客戶期望,迅速、有效地回應客戶提出的問題,保護客戶知情權,充分而及時地告知客戶所需信息;再比如,與客戶建立并維護長期、牢固的信任關系,維護客戶利益,甚至從容面對投資行業變動、不確定性,幫助客戶應對貪婪和恐懼。

諾亞財富創始人汪靜波曾說,我們就是一個搬運火腿的搬運工,賺的是粘在手上的油,不能把火腿拿走。

后記

信息雜亂、投資迷茫、市場荒,中國的財富投資環境復雜,但諾亞有責任為行業樹立起更高的標準。7年前,諾亞財富在紐交所上市,代表中資獨立財富管理機構登陸海外資本市場。7年后,諾亞財富已形成資產管理、財富管理、全球開放產品平臺和互聯網金融四條業務主線,為中國高凈值人士實現全球化資產配置服務。

高端品牌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,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立即處理。

關鍵詞:
分享:
上一篇:領醫中心帶你了解全科醫生信任低迷的背后 下一篇:仟花佰草全渠道發力化妝品市場,占據化妝品市場優勢

相關文章

發表評論

电子游戏议论文350字